鸠欺想要评论

贵安,这里鸠欺,圈名已改。
d5游戏id鸠欺是杰佣厨,求你们跟我开黑。
qq82162846,来搞gay找我玩啊2333333

混圈超杂,主aph第五人格小英雄,名柯小马阿松吊带袜什么都有混一点

不定时清理黑历史

第五人格——本命杰佣裘杰,微雷杰克bg向,比较心悦医园医,社园,欺诈

aph——本命露中米英仏英普洪,博爱。

小英雄——本命轰出,喜轰出胜和常梅雨,什么都爱吃无雷。

名柯——本命快新,什么都吃无雷


不是太太不是大佬只是一个辣鸡咸鱼,文笔烂画画渣写字丑,产量低下
只会写刀正在尝试小甜饼,近期怠惰产文,沉迷彩墨胶带。

刮画纸真好玩。
【沉迷】
没排版就想随便写写所以乱的一批呜

【朝俞】α世界线上的你

注:有一点《命运石之门》的梗
☆中间有战损x【写的我好心疼x】
☆是甜的☆【高亮】
————————————————————————
头昏沉沉的,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了那样难受。

贺朝一歪一斜地走在街道上,脚边净是工地才能见到的碎石和沙土,还有绿色的网状破布,被风一吹就随着弥散的沙土飘远了。

【这里好像似曾相识啊】他这样想着。
不过又有很多不一样,他记不起来了,他怎样来这的,他也不记得了。

天上是一轮火热的太阳,无情地炙烤着大地,烧的贺朝的心也跟着发烫起来。
再往前走是一所初中,看样子根本不正规,八成是这里住户的孩子们上学的地方。

“黑水街”贺朝艰难地辩解出已经被泥覆盖的街道牌子,突然一怔。

那是谢俞以前生活过的地方。

他曾经带他来过不止一次,明明已经足够熟悉,但看到番景象还是惊住了。这里比记忆中谢俞带他来的那个黑水街还要破,甚至有一种落后农村的感觉。灰色的楼房,坑坑洼洼的水泥地,扯着几块破布,写的好像是“王妈包子铺”。家家户户的阳台上都堆满了杂物,木头杆子横跨两个窗口,上面搭着的是花花绿绿的衣服,落了一层灰的排气口里的水珠滴滴答答的往下落。弯曲的巷子窄窄的,不知通向哪条街道。

贺朝往巷子里一拐,想要看看其他的地方,却被一阵人声嘈杂拉住了脚步。

巷子的尽头是一群人,好像还有打架的声音,繁杂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不就是学习好吗!有什么资格说话?”

是个男生的声音。看那模样大概只有初中年纪,却赤着膊,满身大汗,拿着一根像是工地里的沾满灰的铁棍,嘴里叼的烟还在烧,露出一截明亮的火星。黝黑的皮肤纹了一身的老虎模样,头发也染成了黄色,打了一层厚厚的劣质发胶,夸张的大耳钉一晃一晃。

身边围着一些大概是高中年纪的人,都大概有贺朝那么高,一个个吊儿郎当,团团把角落里的人围起来。

贺朝的角度看不清角落里被施暴者的模样,只看到这些人对那孩子更加疯狂地拳打脚踢,都动了真格的样子。只是奇怪,那个孩子仍然一声不吭,安安静静的,连一丝哭声都没有。

贺朝紧了紧拳头。

“操,老子今天就打的你找不着北!”

“叫什么?谢俞?不是挺能打吗?打啊?!”

他的脑袋“嗡”的一下子炸了。
身体出了一阵冷汗,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他的整具身体在大脑思考前动了起来,听到“谢俞”这个名字后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贺朝连喘息的时间都没给他们留,发泄一样打在那些人的身上,一下一下仿佛都裹夹着风,毫不留情。

他的脑袋里好像有一个又一个鞭炮炸响,什么也听不见,也来不及思考了。拳头像雨点一样砸在那些人的身上,打得他们连连败退。

为首的那个赤膊男孩哭着跑了,其他高中生也面对着头儿撤退和与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对打的局面,悻悻地跟着溜了。

贺朝赶紧蹲下来看角落里的谢俞,膝盖却狠狠地疼了一下,一看才发现膝盖的裤子都被撕破了,露出的皮肉绽开了一朵鲜艳的血花,在火辣辣的太阳下一晃一晃的刺眼。

谢俞那白皙的皮肤上一青一紫的净是伤痕,脸也被划开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浑身脏兮兮的,身上的校服也被撕扯坏了。他仿佛还没有缓过神来,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那个人。

贺朝也不管那么多了,艰难地坐在了地上,膝盖的伤口被撕扯的又是一阵疼痛。

热。
热得心仿佛也在烧似的,很疼。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谢俞,他所见到的谢俞,是一个打架开挂,脾气不太好有点傲娇却很暖的小朋友。

面前的这个孩子,坚强的让人心疼,冷漠的让人难过。

“为什么帮我?这不关你的事吧”谢俞开口了。

少年音是如此的清澈,但声音里还夹杂了一丝不安和冷漠,语气里有和音色年龄不仿的成熟和沉稳。

贺朝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说“我是你未来的男朋友?”或者是“因为我爱你?”

会被人认为是疯子傻子的吧。
他有点迟疑地把手放进衣兜里,却摸到了一根棒棒糖。

他握住了谢俞的手,那是一双略显稚嫩的手,但骨骼分明,透露出一股青涩的气息。

谢俞再摊开手掌的时候,贺朝已经走了。
手心是一根真知棒。

草莓味的。

“嗯?”
谢俞的手在贺朝的眼前晃了晃

“你学会新技能了?睁着眼睛睡觉?”

贺朝一恍回过神来,抓住了面前的手,清瘦清瘦的,是谢俞的手,骨骼分明,刚刚褪去少年的青涩和稚嫩的手。

谢俞的手里是一根草莓味真知棒。
贺朝又晃了晃神,接过来,剥开糖纸,是粉色的剔透的糖果,草莓味在嘴里溢散开来。

“小朋友”

“?”

“我刚才好像真的做了场梦。”
“我梦见了黑水街,大概是你初中的时候,被五六个高中生群殴了。”

贺朝顿了顿,闭上了眼睛,手扶上额头,含着糖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

“然后我想也没想就冲出去了。”

“可是最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就……给了你一根棒棒糖,连是什么样子的都没看清就塞给你了。”

“很离奇吧。”

谢俞许久没有回答,贺朝睁开了眼睛,谢俞正在看着他,纯净的眸子仿佛荡起一层层波澜,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朝哥,那根棒棒糖”
“是草莓味的”
“很甜,但是不腻。”

【在错综离奇的α世界线上,我们的缘分仍然是交在了一起。

蝴蝶效应的力量再大,也无法打败真正的爱。】
——END——

——————————————————————————————
这篇文,有石头门剧场版【负荷领域的即视感】里的梗
其实看石头门一段时间了,脑抽风突然就想起了这个设定。
【其实我感觉我玩梗一般,几乎都能看懂XD】

也就是分析一下x
是β世界线里的贺朝,穿越到了α世界线里的谢俞初中时代,才会发生文里那一幕。原本的α世界线里就是按照原作发展,也不会出现高中时代的贺朝和初中时代的谢俞碰面的现象。而当αβ世界线交叉,拥有和谢俞交往记忆的贺朝到了β世界线里,改变了β世界线。

本来αβ的世界线都有一个不同的结局,但是爱的力量还是让两条世界线重新汇成了一条,以至于谢俞重新拥有了【有人保护他而且给了他棒棒糖】的记忆而没有改变和贺朝在一起的结局。

简单来说,就是贺朝穿越帮了谢俞,并且没改变结局。

【蝴蝶效应,一个动作甚至一句话都会改变未来的巨大效应定律,却在爱面前变得微不足道】

这篇的主题【人的爱能够超过世界线】大概就是对应了石头门里的一句话
【人的思念一样能够超越世界线】

【想要表达的东西完全没有体现,只能在这里碎碎念的我TWT】

【半论坛体‖朝俞】清华二三事

【清华大学吧】
PM11:00
1L【楼主】中央空调的小迷妹
医学部今日最新消息!!!
中央空调遭偷拍当场要求删照片女生吓哭.jpg

2L佛系恋爱烧酒
今天的中央空调吹的依然是冷风呢

3L医学部小透明
我们医学部女孩已经放弃中央空调了【哭泣.jpg】

4L清华八卦墙
哎听说前几天中央空调和那个杨老教授聊天的时候,说自己有对象了??!!

5L【楼主】中央空调的小迷妹
真的?????!!!!!!

6L佛系恋爱烧酒
我天简直不敢相信!

7L我爱吹冷风
妈耶是谁这么好运能囊括中央空调啊!

8L清华八卦墙
不知道耶,听说是咱们学校里的学生…卖保险的【托腮.jpg】

9L贺老大的黑口罩
莫非是我们经管科的233333高中报考被同学吐卖保险hhhhhh

10L医学部小透明
好想知道x【突然八卦】

11L我爱吹冷风
@清华八卦墙 你知道中央空调的母校高中吗

12L清华八卦墙
A市的立阳二中,大一开学的时候我带新生参观的时候看到的基本资料。

13L【楼主】中央空调的小迷妹
给力哦哦哦!话说@贺老大的黑口罩  听说你们经管科那位全校的风云人物采访的时候说过他是立阳二中的??!!

14L贺老大的黑口罩
emmmm是的!!!!!!妈耶两个风云人物是校友吗!!!超劲爆!!!!!!!

15L都说了不是gay
莫非……

16L佛系恋爱烧酒
楼上的gay同学请停止你危险的想法

17L医学部小透明
你们快去看立阳二中吧!!!!!我翻到他们那一届了!有不得了的东西!

18L我爱吹冷风
怎么了?

19L清华八卦墙
【X】高二(3)班舞蹈.jpg
变态俯卧撑.jpg

20L【楼主】中央空调的小迷妹
卧槽!!帅爆了!!!!

21L贺老大的黑口罩
这个【X】舞蹈我吹爆!!!!我朝哥怎么这么帅!!

22L题王
真的帅,帅到我都怕了。

23L jsdhwdmaX
是挺帅的,但是我感觉谢俞更帅。

24L佛系恋爱烧酒
哪里是挺帅啊???!!!这明明是帅到爆炸好吗!【土拔鼠尖叫】

25L贺老大的黑口罩
看了看立阳二中吧,我的三观都被刷新了

26L都说了不是gay
哇看样子他们两个好像还gaygay的?

27L【楼主】中央空调的小迷妹
连我都开始觉得他俩好般配15551

28L题王
我也这么觉得

29L我爱吹冷风
话说啊,这个【重生之二中校霸】是什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0L清华八卦墙
哇塞他们两个原来是被一个雷劈坏了脑子一个被小电驴撞了才考上的清华吗

31L佛系恋爱烧酒
我靠这都是什么东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2L贺老大的黑口罩
原来这两位风云人物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33L卖保险的一把手
我记得有一次中央空调还过来陪朝哥听课了!听了一半就睡着了hhhhhh然后朝哥特别宠溺的把手搭在俞哥后颈上了!

34L医学部小透明
哇哦!

35L【楼主】中央空调的小迷妹
要真的是gay我jio的几乎全校的女孩子都会炸233333

贺朝倚在宿舍床头,衬衫纽扣被解下了三颗,领子不规整地歪着,锁骨下淡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显出几分刚刚脱离青涩的成熟与痞气。

“哥,你诱惑谁呢?”

谢俞从浴室走出来,发尖不住地往下滴水,晶莹的水珠顺着白皙的皮肤一路往下,薄薄的白衬衫被染湿,毫不保留的勾勒出了他的身形。

谢俞是真的瘦。
顺着隐隐约约的肋骨往下,不太成熟的腹肌,清晰的人鱼线……

贺朝没敢再往下看。

“彼此彼此啊,小朋友”贺朝狡黠地扬起了嘴角,将手挽在了谢俞的腰间。
“这些清华才女都快把咱们的家底抄光了”。贺朝的眼睛盯着手机荧屏,纤长的手指上下翻动着帖子“调查天赋真是不得了诶,不去新闻社真是屈才。”

“要不你再用小号跟这些才女聊聊?”

小朋友的声音有点酸啊
难道是吃醋了?
我家小朋友怎么可爱。
贺朝一边想着一边正视上谢俞的眼睛。
一个眼神对方便能心领神会,这可能是爱最神奇的魔法。

“什么样的才女都比不上我们家小朋友。”贺朝笑了,轻轻地在谢俞的耳根吻了一下,没想到这样一个动作便惹得谢俞耳尖像烧了一样,连心也是。

“不打算透露实情?”
“透露个屁,你打算再被新闻社捧出道?”

“可是我想让别人知道小朋友只能是我的”贺朝突然认真起来。

“谁都不能碰。”

谢俞每次看到贺朝认真起来都没办法拒绝,尤其是说这话的时候贺朝的眼睛,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清晰的映出他的影子,让他无路可逃。

“好吧”谢俞叹了口气,“别弄那么轰轰烈烈。”

贺朝像是赦免了一般,兴奋地在手机上敲敲打打,一会又拉着谢俞拍照。
“这个角度好不好”
“你这什么垃圾摄影技术”
谢俞装作埋怨着,实际上也不清楚自己的心情,期待?犹豫?兴奋?好像都不是。

“把你爪子伸出来”

“啊?”

“手链,戒指,局部。”

“我在想床上拍会不会让人浮想联翩……”

“快闭嘴吧你,蹬鼻子上脸”

贺朝笑着揉了揉谢俞还没干的头发
“那好,都听小朋友的。”

夜空下,牵着的,少年的手。
无名指上的戒指反着皎洁的月光,十指相扣。
那一串红的剔透的红豆手链仿佛也闪着光,上面分别刻了两个嚣张跋扈的“Y”“Z”

“一辈子都不会分开。”

【发送】

——END——

伪渣里手写的太太好多!
【瑟瑟发抖jpg】

再不更我就是僵尸。。

调了几张滤镜
奈布:逐渐变黑
p3我要吹爆这个滤镜,picsart的滤镜棒到炸裂。

是两个月以前的坑,没鸽就不错了,表打我2333333

是染卡x
第一次尝试,很吃藕了
结果把手染了洗不掉被骂了 ∠( ᐛ 」∠)_

【杰佣】Love To Death

 

注意事项:

1    ooc有,垃圾文笔。

2    刀,虐,死亡,失忆,战场都有,甜党慎入

3    HE!HE!HE!【对你没看错,这篇happy end!】

 

 第一章  初遇

 

“你想让这个孩子继续留在学校?”

 

对于办公室来说,这还算是一个比较昏暗的房间,一个满脸皱纹的驼背老头做在一把破烂不堪的椅子上,那木椅子腿仿佛同那老头弱不禁风的老寒腿一样,风一吹就会拦腰折断。

 

“校长,我想如果可以的话……”

 

“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那个红鼻子的老头突然暴怒起来,手中的拐杖重重地敲了两下地板,发出“砰砰”的撞击声。

 

“萨贝达夫人,我想你应该很清楚”那老头的情绪稍微平息了一点“你的儿子天性顽劣,哦……这还不是最坏的一点,我是说,他根本就没有把老师们看在眼里,甚至还私下底撮合同学们给老师起侮辱性的绰号……”

 

“所以,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宣布,奈布.萨贝达,从今天开始,就不可能再被允许踏进基辛格中学一步!“ 

 

奈布.萨贝达垂头丧气地走在长长的甬道上,太阳在地平线徘徊着,只露出一个通红的半脸,拉长了他孤独的影子。凉风习习,吹动着他的头发。

 

可他的心却一团糟。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心口,无法解脱。

 

他想起母亲那张愁苦的脸。10年前他的父亲酗酒赌博,无恶不作,终于在一个夜晚永远的失去了踪迹,留下一张长长的欠款单与一地破碎的玻璃,从那以后母亲原本美丽的容貌变得苍老而布满伤痕。如今他又失学,老天真是无情地捉弄人。

 

他又想起那个红鼻子的驼背老头,真是可恶。只会板着一张皱巴巴的脸,背着手拿着一根长长的戒尺让调皮的学生罚站,直到现在他的手心还有那条戒尺留下的伤痕。

他原本是不讨厌校长的。

 

他只不过是勇敢地说出了他的梦想。

“我要当一名光荣的雇佣兵”

 

话音未落,几乎所有人都偷偷地笑起来了,那个严肃的红鼻子老头的眼角里也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神色

 

“奈布.萨贝达,就你?还想当雇佣兵?”

 

也是从那以后,他的梦想成为了大家的笑柄,作为穷人的孩子,他受到的不公待遇已经成为事实,他恨那个红鼻子老头,恨他眼睛里那种对穷人的蔑视,恨那群暗地里嘲笑他的人,他给校长取了绰号叫“红鼻子”,一传十,十传百,就这样传到了那个老头的耳朵里。

 

落得这样的结局。

 

“妈妈,我回来了”

破旧的木门发出“吱呀吱呀”的门轴转动声,一束光线射进了昏暗的小木屋,他的眼睛被屋顶那盏布满灰尘的灯泡晃得有点炽痛。

 

母亲在床头倚着,眼睛紧闭,脸上坑坑洼洼的沟壑里满是泥污,见他进来,眼睛才努力地挤出一条缝,浑浊又慈爱的目光洒在他的脸上。

 

他咬咬牙,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瘦弱但已经坚实的胸膛,16岁的他咬咬牙,一字一顿地说:

“我会挣钱养家,然后实现我的梦想。”

 

奈布.萨贝达背着用旧布裹的几件行李,不知所措地站在火车站口。

 

这座城市太大,太陌生。千百万个陌生的脸孔在他的眼前晃着,让他突然有些眩晕,黑漆漆的火车站里人潮涌动,他却感到这一刻只剩他一个孤零零的影子。每个人都紧绷着脸,疯狂的生活节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谎报了年龄,火车站管理员看了看他稚嫩的脸庞,并没有说什么。他得到了一份火车站里打更的工作,过着日夜不分的生活。

他总有一种黑云笼罩在头顶的感觉,就好像生活在地狱。

 

“萨贝达……你这段时间确实表现的不错,但是现在我们的员工实在是太多了,管理局给的钱又少的可怜……”

站长厚厚的眼睛片反着光,油黑的头发横七竖八地搭在额上,小眼睛眯成一条缝

 

“你应该可以理解的吧。”

 

多么相似的场景。

他浑浑噩噩的走出昏暗的站台,脚仿佛灌了铅一样沉重,脚下的大地传来温暖的讯息,他的身体却好像从深海中打捞出来的一样冰冷。

 

他漫无目的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穿梭着,寻觅着,想找到一份新工作继续这样的生活。

 

 没有意义。

 

那个梦想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慢慢淡薄,变得更加可笑。“也许红鼻子校长是对的,不过,我再也不能叫他校长了”他昏昏沉沉地想着。

 

夕阳西下,跟那一天多么相像。

只是不会再有无边无际的地平线,取而代之的只是高楼大厦明晃晃的玻璃反射的刺眼的光,刺得他双眼疼痛。

 

这片破烂的贫民区好像是不属于这座光鲜亮丽的城市一样,就像是一座无形的屏障。

仿佛是对贫穷无声的鄙视,侮辱,嘲笑,谩骂。

尘土飞扬,无遮无拦的土地暴露在天地之间,狂躁地卷起一缕缕黄沙从空中抛下。

 

一个倒塌的墙角旁边,似乎有一个人。

 

他揉揉眼睛,不是错觉。

 

这个年代的流浪汉并不少见,没有人会在意他们的踪迹,而要说这个人,却实在不普通。

 

他的年纪与萨贝达相仿。穿的并不像普通的流浪汉破破烂烂,甚至还有几分权贵的样子。黑发服帖地搭在他的额前,白皙的胳膊上还有斑驳的擦伤,细细的血丝渗透了他细腻的皮肤,然而最令人移不开眼睛的莫过于那双琥珀红的眼睛了。

 

那双眸子就像火红的宝石一般,透着阳光,闪烁着迷离的光彩,仿佛有几分火焰在里面熊熊地燃烧。

 

未完待续。

----------------------------------------------------

肝到失智。

第一次用电脑码,一个字,爽。

其实构思了很久,还是有点偏离了自己原来的幼驯染设定,但是改了以后还是比较贴近推演中的母亲设定?

29号考完试就肝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