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欺想要评论

备战中考,中考后随缘更新




贵安,这里鸠欺,圈名已改。

qq82162846,来搞gay找我玩啊2333333

混圈超杂,主原耽,aph小英雄,名柯小马阿松吊带袜什么都有混一点

不定时清理黑历史

aph——本命露中米英仏英普洪,博爱。

小英雄——本命轰出,喜轰出胜和常梅雨,什么都爱吃无雷。

名柯——本命快新,什么都吃无雷


原耽求安利!
入圈文伪渣,然后是巫哲太太的和awm,热爱蜜汁属性攻quq


不是太太不是大佬只是一个辣鸡咸鱼,文笔烂画画渣写字丑,产量低下
只会写刀正在尝试小甜饼,近期怠惰产文,沉迷彩墨胶带。

有几张是拜托同学写的√
负片效果真棒,lof吞我画质。
自取麻烦跟我说一下啦 👀(´∀`*)

踩着八月的尾巴更一篇。
AWM真好呜呜呜炀炀妈妈爱你 💦💦💦

晒点照片和猫猫quq
【最后一p是沙雕的我x】

最近有点怠惰呢x
撒野真的很好看啊呜呜呜 TWT
我是撒野&伪渣女孩quq
【小声bb丞飞and飞丞我都爱,只要他俩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x】

刮画纸真好玩。
【沉迷】
没排版就想随便写写所以乱的一批呜

【朝俞】α世界线上的你

注:有一点《命运石之门》的梗
☆中间有战损x【写的我好心疼x】
☆是甜的☆【高亮】
————————————————————————
头昏沉沉的,像是被什么东西重击了那样难受。

贺朝一歪一斜地走在街道上,脚边净是工地才能见到的碎石和沙土,还有绿色的网状破布,被风一吹就随着弥散的沙土飘远了。

【这里好像似曾相识啊】他这样想着。
不过又有很多不一样,他记不起来了,他怎样来这的,他也不记得了。

天上是一轮火热的太阳,无情地炙烤着大地,烧的贺朝的心也跟着发烫起来。
再往前走是一所初中,看样子根本不正规,八成是这里住户的孩子们上学的地方。

“黑水街”贺朝艰难地辩解出已经被泥覆盖的街道牌子,突然一怔。

那是谢俞以前生活过的地方。

他曾经带他来过不止一次,明明已经足够熟悉,但看到番景象还是惊住了。这里比记忆中谢俞带他来的那个黑水街还要破,甚至有一种落后农村的感觉。灰色的楼房,坑坑洼洼的水泥地,扯着几块破布,写的好像是“王妈包子铺”。家家户户的阳台上都堆满了杂物,木头杆子横跨两个窗口,上面搭着的是花花绿绿的衣服,落了一层灰的排气口里的水珠滴滴答答的往下落。弯曲的巷子窄窄的,不知通向哪条街道。

贺朝往巷子里一拐,想要看看其他的地方,却被一阵人声嘈杂拉住了脚步。

巷子的尽头是一群人,好像还有打架的声音,繁杂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不就是学习好吗!有什么资格说话?”

是个男生的声音。看那模样大概只有初中年纪,却赤着膊,满身大汗,拿着一根像是工地里的沾满灰的铁棍,嘴里叼的烟还在烧,露出一截明亮的火星。黝黑的皮肤纹了一身的老虎模样,头发也染成了黄色,打了一层厚厚的劣质发胶,夸张的大耳钉一晃一晃。

身边围着一些大概是高中年纪的人,都大概有贺朝那么高,一个个吊儿郎当,团团把角落里的人围起来。

贺朝的角度看不清角落里被施暴者的模样,只看到这些人对那孩子更加疯狂地拳打脚踢,都动了真格的样子。只是奇怪,那个孩子仍然一声不吭,安安静静的,连一丝哭声都没有。

贺朝紧了紧拳头。

“操,老子今天就打的你找不着北!”

“叫什么?谢俞?不是挺能打吗?打啊?!”

他的脑袋“嗡”的一下子炸了。
身体出了一阵冷汗,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他的整具身体在大脑思考前动了起来,听到“谢俞”这个名字后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

贺朝连喘息的时间都没给他们留,发泄一样打在那些人的身上,一下一下仿佛都裹夹着风,毫不留情。

他的脑袋里好像有一个又一个鞭炮炸响,什么也听不见,也来不及思考了。拳头像雨点一样砸在那些人的身上,打得他们连连败退。

为首的那个赤膊男孩哭着跑了,其他高中生也面对着头儿撤退和与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对打的局面,悻悻地跟着溜了。

贺朝赶紧蹲下来看角落里的谢俞,膝盖却狠狠地疼了一下,一看才发现膝盖的裤子都被撕破了,露出的皮肉绽开了一朵鲜艳的血花,在火辣辣的太阳下一晃一晃的刺眼。

谢俞那白皙的皮肤上一青一紫的净是伤痕,脸也被划开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浑身脏兮兮的,身上的校服也被撕扯坏了。他仿佛还没有缓过神来,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那个人。

贺朝也不管那么多了,艰难地坐在了地上,膝盖的伤口被撕扯的又是一阵疼痛。

热。
热得心仿佛也在烧似的,很疼。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谢俞,他所见到的谢俞,是一个打架开挂,脾气不太好有点傲娇却很暖的小朋友。

面前的这个孩子,坚强的让人心疼,冷漠的让人难过。

“为什么帮我?这不关你的事吧”谢俞开口了。

少年音是如此的清澈,但声音里还夹杂了一丝不安和冷漠,语气里有和音色年龄不仿的成熟和沉稳。

贺朝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说“我是你未来的男朋友?”或者是“因为我爱你?”

会被人认为是疯子傻子的吧。
他有点迟疑地把手放进衣兜里,却摸到了一根棒棒糖。

他握住了谢俞的手,那是一双略显稚嫩的手,但骨骼分明,透露出一股青涩的气息。

谢俞再摊开手掌的时候,贺朝已经走了。
手心是一根真知棒。

草莓味的。

“嗯?”
谢俞的手在贺朝的眼前晃了晃

“你学会新技能了?睁着眼睛睡觉?”

贺朝一恍回过神来,抓住了面前的手,清瘦清瘦的,是谢俞的手,骨骼分明,刚刚褪去少年的青涩和稚嫩的手。

谢俞的手里是一根草莓味真知棒。
贺朝又晃了晃神,接过来,剥开糖纸,是粉色的剔透的糖果,草莓味在嘴里溢散开来。

“小朋友”

“?”

“我刚才好像真的做了场梦。”
“我梦见了黑水街,大概是你初中的时候,被五六个高中生群殴了。”

贺朝顿了顿,闭上了眼睛,手扶上额头,含着糖的声音有点含糊不清

“然后我想也没想就冲出去了。”

“可是最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就……给了你一根棒棒糖,连是什么样子的都没看清就塞给你了。”

“很离奇吧。”

谢俞许久没有回答,贺朝睁开了眼睛,谢俞正在看着他,纯净的眸子仿佛荡起一层层波澜,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朝哥,那根棒棒糖”
“是草莓味的”
“很甜,但是不腻。”

【在错综离奇的α世界线上,我们的缘分仍然是交在了一起。

蝴蝶效应的力量再大,也无法打败真正的爱。】
——END——

——————————————————————————————
这篇文,有石头门剧场版【负荷领域的即视感】里的梗
其实看石头门一段时间了,脑抽风突然就想起了这个设定。
【其实我感觉我玩梗一般,几乎都能看懂XD】

也就是分析一下x
是β世界线里的贺朝,穿越到了α世界线里的谢俞初中时代,才会发生文里那一幕。原本的α世界线里就是按照原作发展,也不会出现高中时代的贺朝和初中时代的谢俞碰面的现象。而当αβ世界线交叉,拥有和谢俞交往记忆的贺朝到了β世界线里,改变了β世界线。

本来αβ的世界线都有一个不同的结局,但是爱的力量还是让两条世界线重新汇成了一条,以至于谢俞重新拥有了【有人保护他而且给了他棒棒糖】的记忆而没有改变和贺朝在一起的结局。

简单来说,就是贺朝穿越帮了谢俞,并且没改变结局。

【蝴蝶效应,一个动作甚至一句话都会改变未来的巨大效应定律,却在爱面前变得微不足道】

这篇的主题【人的爱能够超过世界线】大概就是对应了石头门里的一句话
【人的思念一样能够超越世界线】

【想要表达的东西完全没有体现,只能在这里碎碎念的我TWT】